close

B612_20180116_233856.jpg

 

自從之前閱讀的《解憂雜貨店》讓妮可為之驚艷後,這本《真相的十公尺前,真実の10メートル手前》裡所收錄的短篇小說集裡,也是越讀越有味道。

雖然不是專業評論人,但就幾年來閱讀的東西方翻譯文學,東方跟西方風格截然不同,也或許是譯者的風格也不一樣吧,但總的來說西方較為奔放外向;東方則較為內斂精緻。

 

要說是推理小說似乎又不太像,比較像是記者在調查事件的過程還原,隨著故事的進行,我們就像是跟在女記者旁的第三人,在原本每一件顯而易見的事實上,隨著每一次新的發現,在『表象』上一層一層的往上推砌,逐漸還原真正的『真相』。

本來《真相的十公尺前》這本書是為了湊免運多買的一本書。第一篇的結局也是有看沒有懂,妮可就這樣帶著『不知所以然』的心情就寢。

但隨著後續『正義之士』、『戀累殉情』...等的後續故事,透過每一個不同的第三人所參與的每個事件,所看到當中的這位主角-太刀洗萬智記者,不是一般為了頭條而報導的、不是為了八卦而八卦,那種討人厭的記者。

若對於表象有所懷疑的話,會利用她高度的觀察力察覺出真相;若對於他人來說是殘酷的真相的話,會溫柔的提醒;若對於他人來說是不必要的罪惡,會決斷的教導他。

 

在故事中我所看到的這位女記者,是不同於常人的,也許孤僻,也許古怪,但又比一般人溫柔,而且正直,並在自身領域做認為『對』的事情。

『戀累殉情』中,除了令人震驚的事實之外,更心痛的是為人師表的大人為了自身的一己私利,將痛苦建築在徬徨的學生身上;

『人死留名』中,為了讓正值青春期的孩子不要產生無謂的罪惡感,這位溫柔的女記者特地找上這位孩子,帶上他尋找事情的真相;

『把刀子放入失去的回憶中』,本來就是悲傷的案件,有可能是更令人不捨的、不願意相信的真相,替眾人擔任『眼睛』的女記者,看到了一般人看不到的實情,用她的工作,拯救某個人。

以上的每篇都讓我對這位記者肅然起敬,除了希望可以再多讀點這位女記者的故事,也期許這世界上能多幾位這樣子的記者,替這充滿渾沌的資訊燃起一絲光明的希望。

 

arrow
arrow

    妮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